科技中国杂志

创客空间的服务需求与机制完善

来源:《科技中国》2018年第二期p92-96

日期:2018-02-07

/隋映辉青岛科学学与科研管理研究会理事长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目前,我国创客空间遍地开花,成为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重要力量。然而,在创客空间建设与发展中,也面临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服务供求问题。亟待通过完善系统性的创客服务链,构建专业化的服务体系;实施政府引导,建立规范化公共服务机制;鼓励创客空间多元服务探索有效运用政策外包,用活、用好、用足创客空间政策;增强服务精细化、个性化水平,实施创客全程服务加快复合型服务人才培育,提供高水平服务供给等,实现创客空间的协调发展。

一、国内创客空间服务概述

创客空间作为开展创新活动和奇思妙想交融的场所,是研发积累的“引擎”,也是实现创意以及科技创新的源头。2010年创客空间引入中国,形成了北京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深圳柴火空间、杭州洋葱胶囊、成都数据、青岛海尔等发展模式,并在创客服务需求及服务机制等方面加快探索,形成了若干不同的服务模式与特点(1)一是服务方式不同。创客空间主要由政府搭台或房地产商以物业租赁形式提供,作为服务主体。二是服务重点不同。政府主要以政策资金、房屋优惠、各类补贴等方式作为服务重点。三是服务需求不同。多数创客服务需求是筹资、急于产品转化及实现盈利性。四是服务阶段不同。多数创客空间主要引进或现有成果转移,少数为原创成果。尚未进入高端服务阶段。

 

1 我国若干创客空间的服务运营模式

名称

地点

年份

研发领域

服务运营模式

北京创客空间

北京

2011

开源硬件、3D打印、可穿戴设备、机器人

以政府支持、会费、培训及空间、工具租赁等为主的综合型运营

北京硬创邦

北京

2014

人工智能、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

以会费、产品售卖、融资等方式维持运营

北京IC咖啡

北京

2015

集成电路、智能硬件的产业链创新创业服务

以企业融资为主维持运营

柴火创客空间

深圳

2010

开源硬件、机器人、智能家居、电子元件、LINUX及嵌入式开发

以会费、租赁空间及工具、融资等维持运营

TechSpace

深圳

2013

智能家居、3D打印、可穿戴设备

以会费、租赁空间及工具、融资等维持运营

京东E世界

深圳

2015

可携带设备、人工智能

以大企业的融资维持运营

上海新车间

上海

2010

3D打印、智能家居、机器人

以会费、捐赠和融资等维持运营

杭州洋葱胶囊

杭州

2011

艺术品、音乐与摄影等智能家居

以会费、捐赠和融资等维持运营

青岛海尔

青岛

2016

智慧家电、智能家居

以“创客学院创客工厂”为主线,为创客们提供专业的创业指导,提供供应链匹配和生产试验服务。以“创客实验室创客市场”为主线,从社会范围内挖掘出优秀的创意与解决方案,通过创客市场来吸引外部资源介入,以最终实现产业化。

DimSumLabs

香港

2013

可穿戴设备、DIY硬件

以会费、会员捐赠和募捐等自我管理维持运营

 

二、创客空间发展主要问题

虽然我国创客空间取得了一系列进步,但在创客空间发展过程中,也面临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首先,政策拥挤不堪,创客无所适从。目前,全国相关政策达到5000多种,加上地方出台的政策,可谓多如“牛毛”。据不完全统计,山东省各地相关政策累计至少上千种。政策频繁出台,但真正落实到创新实体及政策配套等,撒胡椒面多,精准服务少;刮风措施多,持续服务少。由于出台政策应接不暇,加之出处多个部门差异性较大,创客团队与创新企业无法把精力关注政策的落实上。

其次,体制“政出多门”,职能交叉重叠。在制定及实施创客空间政策方面,部门之间在职能、利益、考核等方面交叉重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政出多门;在创客空间主导方面,党政部门以及群团等组织一窝蜂、齐上阵。深耕的少、分食多。一些部门闭关自守,相互制肘。有利齐插手、无利全推诿,谁都在管,谁都不管,谁都管不好。一些出台的政策低水平重复,形式大于实绩。造成资源投入浪费,成果转化率低下,科研经费成无效投入。亟待围绕建立多元化、全方位的创客服务体系,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深化改革,实现从政策推动向制度引领、从协同创新到系统创新转变。

投入“一锅烧”,资源难以集聚。调查显示,创客空间服务多数“粗放”。一些部门“轻服务、重撒钱”将名目繁多的资助计划、财政专项、奖励补贴等当成创客服务的主要手段。创客空间一般比孵化器门槛更低是为初期创业者提供成长和服务的平台,主要面向公众群体开放,采取部分服务免费、部分收费,或者会员服务的制度,为创业者提供相对较低成本的成长环境。孵化器是针对进入创业阶段的企业的。但多数将创客空间与孵化器“一锅烧”难以为创新创业者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的综合服务。一些政策实施“有点无链”,项目投入点多、面广、分散,结构不合理,配套率偏低,聚集度不高,影响了政策实施的实际效能。

第三,增值服务能力弱,好看不中用。从调查来看,以高端人才为载体的创客空间数量还不多,服务能力不能满足要求,质量有待提高。多数创客空间营利模式不明确,主要以政府资助和做房东收租为主,据艾瑞咨询数据,以房东、二房东作为创客空间主流服务的占81.2%。不少创客空间、孵化器存在着明显的“空壳”现象,甚至滞存了不少“死了”的或不死不活的“僵尸企业”。一些创客空间、孵化器“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据调查,超过70%以上的创客空间、孵化器增值服务能力较弱。有些创客空间、孵化器运作主要采取“贴牌”或政府投资或信贷方式其任务主要用于套取政策红利、争取项目融资往往是形同虚设,一窝蜂上,一窝蜂下,好看不中用。

第四,政策尚有空白,服务有差异。国内外创客在服务方式方面有明显的差异。国外一般采取市场化行为,国家一般没有政策支持。国内出台政策作为鼓励创新创业的杠杆,但对引入国外创客空间进入国内的政策尚处空白。一些创客空间及孵化器都是采取自我供给式培育。对外国创客及其创客空间在本地如何扶持等,还没有相关政策。另外,对集科研、孵化、应用为一体的创新空间,还没有相关的扶持措施。对“二房东”的创客空间作为扶持对象,也尚未适时做出政策性调整。亟待政府有针对性地组织研究,并加以政策引导和扶持。

三、创客空间服务的主要需求

为加深考察了解创客空间需求及服务存在的问题,我们选择在山东居于前列的青岛创客空间及创业者对于服务需求等问题进行问卷调查,并作出相关分析。

1.对于创客空间的了解程度

从调查结果看,有81%的创业者知道创客空间的含义及内容(见图1)。接近五分之一受调查者并不知道创客空间的内容和含义,这个比例与学生创业者的比例(23%)以及与专科及以下学历的创业者的比例(18%)大体相当。对于创客空间的了解途径,超过半数的受访者选择了上网查询(如图2),这与现代发达的网络技术有密切的关系,移动互联网络的普及更加方便了创业者们获取创业资讯。此外还有44%的创业者是通过朋友推荐的方式了解到创客空间,说明了在创业者圈子内部沟通交流的重要性。

                             

1了解创客空间的含义      2 了解创客空间的途径分布

 

超过半数的受访者(57%)了解过青岛地区的创客空间,并给出了创客空间的名称(见图3)。对于创客空间服务内容的了解程度,如图4所示,大部分创业者是介于基本了解和了解一点的状态,非常了解和完全不了解的人都很少,说明有一部分创业者对于创客空间的服务内容了解还不够深入,这显然不利于创客空间发挥出它的最大效用。

 

               3 对青岛地区创客空间的了解程度

 

 

        图4 对创客空间的了解程度

 

2.对于创客空间的服务满意度分析

对于创客空间服务的满意度,总体上来说还是较为乐观的。但是也可以看出,非常满意创客空间服务的创业者只有四分之一多,这说明创客空间的服务做还不够完美,此外还有11%的创业者对于创客空间的服务是不满意的(如图5所示)。